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

廢除注音符號!

立委葉宜津主張廢除注音符號改拼音,引起一些討論。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,修改一點貼出來給大家參考參考:



2014年6月26日,獲得行政院原委會官方認可的Kanakanavu族,2014/10/11舉行了正名後首次的mikong祭典。這裏,漢字書寫出現了大問題!Kanakanavu被寫成加納加納富,mikong被寫成米貢。
Kanakanavu在清代文獻中的記載是干仔霧(kan­á­bū),以台語來念,還算接近他們族語的發音,但是在當代文化霸權下的華語語境中,發音就完全走樣了。mikong被寫成米貢則更神奇!雖然漢字的華語發音與族語相近,但是看到「米貢」的人會聯想到什麼呢?
文字的書寫表記,不只是作為符號工具而已,它更是承接文化、意義的橋樑!熟悉漢字的人們,看到「米貢」二字的時候,腦袋裡想到的恐怕是這兩個字的形象所連結的意義,而非mikong這個字的發音,及其所連結的意義和文化吧!我們得承認台灣處在當代的華語和漢字文化霸權(hegemony)的鐵蹄之下。標準化羅馬字,可以有效整合台灣多元文化所需要的書寫系統,讓不同語族之間透過相同發音規則的書寫系統,相對容易的學習、了解彼此的文化,這一步理想的達成,當然可以更進一步的使台灣的國族成長的更健全。然而現實是,權力者擬定的語言政策,使客家話的拼寫系統以及漢字系統,跟台語不同,也讓南島語族各族的書寫系統各自為政,這種語言政策,破壞了彼此學習、了解彼此文化的機會(當然也造就了台灣國族無法成形的阻礙之一)。
台文的書寫有其具有歷史悠久傳統的羅馬字系統,客家話同樣也可以採用羅馬字書寫。這套書寫系統,反應了台語/客語中存在著多個語言層的事實,而補足漢字所不能為的缺陷。原住民的語言屬於南島語系,是完全無法以漢字表達的;然而,以表記語音為專長的羅馬字系統,卻可以將這種語言書寫下來!以羅馬字書寫系統,將台灣的多元文化放在一個共榮的沙拉碗(salad bowl)中,是一個美好的願景。為何阻礙重重,窒礙難行呢?想必是執政的權力者,仍然抱持著殖民者的心態,以錯誤的語言政策,用華語/漢字文化霸權箝制台灣人的腦袋,讓台灣國不成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