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

注音符號應該被廢黜的理由


重點先說在最前面:注音符號的制訂和使用就是建構中華國族的一個重要部分。

先看下面這張圖,簡明扼要的顯示了今天我們稱之為注音符號的發展史。圖中的箭頭意思是「傳承自前一個政權」。


對於圖的說明如下:

「注音」的肇始是完成於1913中華民國二年,第一任大總統:袁世凱)制定注音字母的「讀音統一會」,而這個會議所執行的其實就是1911年(宣統三年),大清帝國的「中央教育會」議決的「統一國語辦法」。中華民國教育部在1918年正式公佈了注音字母,就清楚地說明了他們執行的是前大清國政策的延續(「查統一國語問題,前清學部中央會議業經議決。......注音字母三十有九,以代反切之用......」)

古時候對於漢字有一種注音的辦法,即:將一個字的發音切成兩個字的上半段和下半段,此方法叫做「切音/反切」。章太炎為了便於教學、便於切音,而取用了一些漢字的偏旁設計了紐文和韻文,這套類似日文假名的符號就是往後「注音」的基礎。但其實,無論是章太炎設計的符號,或者後來經過修改又修改的注音符號,都有「一個符號對應多種發音」的問題。「一個符號對應多種發音」的設計比較適合當文字而非標音符號,現行的注音符號更有單一符號對應音節發音而非音素(phoneme)的問題;因為非本文主題,這邊就不多討論了。

「讀音統一會」要做的事情就是制定一套符號以用於拼寫、統一漢字的讀音。它有三個主要任務::(1)審定字音為法定國音;(2) 分析核定國音音素;(3)采定字母。我們須注意的是,「國音」二字:國音就是指一個國家的標準發音。

1918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布「注音字母」而不是「國音字母」,這個名稱是一個妥協的結果;因為,從大清國末年,就有不少人士主張漢字拼音化,但同時也有許多人捍衛漢字傳統,因此 「注音字母」這個名稱既兼顧了兩方,但也得罪了兩方。

把「注音字母」改為「注音符號」是在1930年時由中國國民黨中執委吳敬恆提出後通過,再由中國國民黨諭知國民政府,各級單位照辦。吳敬恆的立場是捍衛漢字傳統,所以認為「僅適注音,不合造字,稱為字母,名不副實 ,而改字母為符號。這個歷史事件值得關注的是: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時期結束於1928年,此後中國國民黨掌握了中華民國的國家機器,既是如此,中國國民黨中執會決議竟然就可以指揮中華民國教育部,甚至函知政府部門照辦呢!(「注音符號」確實為黨國不分做了證明呦

中國國民黨戰輸走贏逃到台灣之後,中華民國由中國共產黨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。1958年之前,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小學裡仍然採用注音符號作為替漢字注音的工具。1955年,中國舉辦「全國文字改革會議」,會中多人建議必須有更科學的拼音方案,以提高普通話的教學效率。1956年,《漢語拼音文字方案》草案開始擬定,1957年中國國務院公布此一草案,不過更改名稱為《漢語拼音方案》草案 ,移除「文字」字樣,1958年該案由中國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批准通過:「漢語拼音方案的主要用途是給漢字注音和拼寫普通話,......以及促進漢語的進一步統一 ...」,促進漢語的統一,就等同於建立「國音」,也就是「one nation, one language」。

中國國民黨在敗逃到台灣之前,其實已經設計出一套用於給漢字注音的羅馬字符:國語羅馬字,這套符號稱為國音字母第二式(注音符號是國音字母第一式),後來這套符號在1940年被改稱為譯音符號。譯音符號(國語羅馬字)後來在1980年代曾短暫的在台灣的部分地區試用過,但未曾普及。

注音符號在中國國民黨全面潰逃至台灣之前,即在陳儀的推動下,在台灣各地蔓延。 在戰後,台灣社會的主要通行語是台語和日語。1946年陳儀的長官公署公布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組織規程,成立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, 《台灣省國語運動綱領》有如下條例:「利用注音符號,溝通民族意志,融貫中華文化。 以及「刷清日語句法,以國音直接讀文,達成文章還原。」,簡單講,目的就是去除日語,建立華語社會,讓台灣人「中國化」,而「注音符號」是為了達成這個目的的主要工具。陳儀甚至說:「......我們推行國語,必須剛性的......為建設中國的台灣,首先要使本省人學習國語文......

1947年爆發228事件和三月大屠殺。

中國國民黨全面潰逃至台灣之後,國語運動變得更加剛性,然後,注音符號就在台灣人的腦袋裡扎根了?!

小結:

從注音符號到漢語拼音的發展,目的都是為了要統一國音(官話,國語,普通話)。這種語言的統一,不純然是通用語的概念,其背後擺脫不了建構中華國族的意涵。尤其是中國國民黨在台灣推行的國語運動,目的就是要把台灣人變成中國人,而注音符號是此波中華國族建構所使用的工具;到了2018年的今天,即便我們已經過著與中國截然不同的生活,有涇渭分明的價值觀,卻仍然要擁抱注音符號,甚至錯把注音符號當作台灣文化的特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