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27日 星期三

台灣的特殊信仰-姑娘廟


何謂姑娘廟?

台灣各地有祭祀無「主」孤魂的習俗。有應公、無應公、聖公媽、姑娘廟等,皆屬之。所謂無「主」孤魂,意指死後無依無靠,無法「回歸」的亡魂;然則,這些亡魂的「主」各有不同,以高雄市苓雅區的聖公媽廟為例,廟內祭祀的水流屍,即水上漂流的尸
首,他們既無名也不知從何而來,因此無法如一般人過世後得以歸家,由後代子孫祭祀,所以就成了無「主」亡魂;再以高雄市鼓山區的聖公媽廟為例,此處聖公媽廟的興建,是因為日治時期曾經發生公安意外,死亡者多數都是移工-由台南或者澎湖到高雄市工作的工人,這些人客死異鄉,因而成了無「主」亡魂。而姑娘廟所祭祀的對象,則是未成年未出嫁的年輕少女。在傳統漢人的觀念中,女人必須依附在家庭中,終身未婚的婦女,或是結婚後離婚的婦女,他們死後無法被供奉在原生家庭的祖先祠堂,而必須被送到廟裡,其牌位陪在佛祖旁邊接受香火。關於此,有一句台語俗諺:「紅keh桌無祀姑婆」,意即未婚婦女老死後無法回歸原生家庭的祠堂受供養。若是出嫁,則依附在夫家中,死後,其魂魄是屬於夫家的,接受夫家後代祭祀。倘若未出嫁卻死亡,則其魂魄將沒有依歸,既非屬於原生家庭-他們不能與祖先一起被奉祀在祠堂-也找不到夫家歸宿。在一些民間的傳說裡,這些不幸過世的少女,其魂魄仍然有「嫁人」的願望;在民間有「掠翁」、「娶鬼某」的傳說,甚至「冥婚」。比如高雄的二十五淑女墓,傳說附近經常發生車禍,且死亡的都是年輕未婚的男性。


民間除了會為了這些非正常原因早逝的姑娘建廟祭祀外,有些姑娘廟的建立是因為這些年輕女性在生前有特殊的事跡。比如台南鹽水有個七歲姑娘廟,關於建廟的傳說為,某年豪雨造成溪水暴漲,七歲姑娘將此消息通知鎮民,使鎮上逃過一劫,自己卻不幸滅頂。屏東林邊有間潘姑娘廟,供奉的其實是「番」姑娘,傳說她是一名荷蘭人,懂醫術,生前以醫術貢獻地方救人無數,身後居民為其立廟(這是其中一則傳說,也有傳說她是隨鄭成功來台,也有說她是平埔番,但相同的是她一定精通醫術)。


姑娘為什麼有靈力?

依照Mary Douglas的理論來理解,簡單的說,姑娘之所以有靈力,是因為死去的姑娘是不「正常」的。正常或者乾淨(purity)的定義,是由社會的歷史文化脈絡所決定的。在這個脈絡構成的結構下,被視為不正常或不潔的人事物,是因為他們在結構中擺錯了位子。正如Mary Douglas自己說的:「鞋子本身並不髒,但是他們若被擺在餐桌上就是髒的了(Shoes are not dirty in themselves, but it is dirty to place them on the dining table.)」。一個社會中若有不正常或不潔的事物出現的時候怎麼辦呢?人們故意忽略他,或者污名化定罪他,又或者試圖使這種「不正常」重新與正常協調。

在傳統漢人的社會中,「女大當嫁」符合社會的規範,是正常的。但是如果一個女子來不及嫁出去就成了亡魂:「女大而無嫁」是不正常的,這些亡魂將因此成為無主孤魂,他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嫁掉,符合社會的常規能夠有個最終依靠。因此孤魂若無主則將會作祟,而如果讓這些孤魂有主了,他們回到社會所期許的常規之中,不再是「不潔的」,也不會再作祟。人們因此祭祀他們,便是試圖讓這種不正常重新與正常協調。

另外如七歲姑娘廟,他未必被視為「不潔」,但仍然是「異常」的。因為七歲,年紀幼小;挽救了村莊,這是特殊事跡。而潘姑娘,是外來者(或許是番,或者是荷蘭人,或者隨鄭成功來台的人),她懂醫術且醫術精湛,這是一般人不會的技術,這些對當地社會來說都是異常現象。社會必須處理這樣的異常,而予以宗教化,儀式化,則是社會中處理這類「異常現象」經常出現的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