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2日 星期六

讀賴和的〈台灣通史十首〉

賴和,1894年5月28日生於彰化廳線東堡彰化街巿仔尾,本名賴癸河,一名賴河。筆名有懶雲、逸民、甫三、安都生、灰、走街先、浪、孔乙己等。幼年習漢文,根柢深厚,16歲考進總督府醫學校,1914年4月自醫學校畢業,1917年6月於彰化開設「賴和醫院」。
1918年賴和前往廈門鼓浪嶼租界任職於博愛醫院,1919年7月退職歸台。1921年10月加入「台灣文化協會」並被選為理事,次年亦加入蔣渭水發起的台灣第一個政治結社「新台灣聯盟」,但「新台灣聯盟」後因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成立而解散;1923年12月16日因「治警事件」首度入獄,遭囚禁23日。一九二五年12月發表第一首新詩 – 覺悟下的犧牲-寄二林的同志,自此積極投入台灣新文學的創作。一九四一年12月八日,再度被拘捕入獄,在獄中撰述獄中日記,反應殖民地被統治無可奈何的心情,後因病重出獄,一九四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逝世,享年五十歲。賴和生前即博得「台灣新文學之父」的美譽,更因為在彰化地區行醫的仁心仁術,當地人稱他為「彰化媽祖」。

此篇詩選乃是賴和載於筆記上,閱畢台灣通史後的心得;反應出賴和對於台灣歷史的情感和心境轉變。
之一、驅逐兇番闢草萊,江山如此信誰開。肥肥甘蔗黃金栗(後改為,禾麥蕃薯垂垂栗),盡我先民注血培。
(按:此詩描述早期漢人移民台灣開墾事蹟)
之二、半壁江山一木支,敢將三島抗全師。而今海上論豪傑,只有瀛東混血兒。
(按:此詩描述鄭成功事蹟)
之三、殺身世久(後改為,已)忘吳鳳,橫逆人猶畏蔡牽。香臭和關身後事,共留名字 到千年。
(按:吳鳳,舊傳為感化原住民放棄出草的漢人通事,今已知其人之偉大事蹟為虛構;蔡牽則為十八世紀末活躍於台灣西海岸的海盜。)
之四、杜鵑啼斷血猶新,魁斗山頭草不春。報國無方徒一死,傷心生作女兒身。
(按:此詩當感懷於施琅攻克台灣,鄭克爽投降;南明後裔寧靖王決定殉死,並將心意告知年紀尚輕的五妃,希望她們各奔前程,隨侍在側的五妃,聽了都含淚\對泣,在表達了全節從死的決心以後,便從容自縊。今台南魁斗山有五妃廟。)
之五、小子何知更活埋,故應天怒起風雷。世間更有傷心事,十里殷紅祇自哀。
林和尚之被害也,留一兒六、七歲,敵以斬草除根之想,命活埋之。坑已掘矣,而兒不欲倒臥其中,葬者蹴殺之,舉鋤欲掩以土,風雷劇發,葬者亦被震死。近年哆吧年之慘更甚百倍,發生地十里四方之知識階無論矣,婦孺亦不能免死者幾十萬人,乃植民政策以刀戮法施行者。
(按:林和尚,原名林媽盛,為清末阿罩霧重要頭人。1848年(清道光二十八年)林和尚與霧峰林家第四代林定邦械鬥,林定邦中彈身亡,其子林文察為父報仇,手刃林和尚。此事是清領時期台灣著名的一段同姓械鬥事件。哆吧年事件,即西來庵事件,則是日治時期,漢人規模最大也是最後一次的武裝抗日行動。次事件牽連嘉義,台南,高雄,屏東;事件後被捕者一千七百多人,最後九十七人被處以死刑。此詩當是感慨,被殖民之禍害更甚於械鬥。)
之六、黑旗風捲掛山巔,善戰原堪任(後改為,才堪當)一邊。猶有當時(後改為,留有昔年)遺老在,男兒共與(後改為,猶共)說彭年。
(按:此詩敘述台灣民主國對日的抗戰。主力戰將為劉永福,劉永福所率領的軍隊為黑旗軍。賴和將原堪任改為才堪當顯然表現了對劉永福棄逃的不滿與譏諷。)
之七、(原詩,旗中黃虎尚如生,國建共和竟不成。天限台灣難獨立,古今歷歷證分明。)
改詩:旗中黃虎尚如生,國建共和怎不成。天與台灣原獨立,我疑記載欠分明。
(按:此詩明顯的顯示出賴和心境由對中國祖國的認同,轉變為對台灣的認同。)
之八、人亡地上尚名標,糾糾英魂似可招。今日竹山新建郡,先民功\績已煙消。
之九、戴潮春亦一時英,騫地干戈起不平。今日定君山下路,冤憐夜夜竹根生。
之十、男兒志氣恥偷生,意到難平賭命爭。先覺遺模猶在目,後人見義只心驚。
(昔台之民人以反抗政府著稱,今日以服從見賞,何今昔之不同如此,亦教育之收效否乎?)
(本文原刊於台獨聯盟雜誌「共和國」第55期,連結)